长安作家优秀作品分享会举行


为进一步提升长安文学创作整体水平,交流文学创作经验及阅读心得体会,近日,今年首场长安作家优秀作品分享会在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举行,活动由长安作协主办,作协20余名骨干会员参加了活动。

首场文学作品分享会分享的是严泽的中篇小说《杨春生做屋记》和徐颂翔的长篇散文《广州的背影》,这两篇作品分别发表在《小说月报》原创版和《广州文艺》上。

其中,《杨春生做屋记》是一篇乡土小说,讲述的是作者在老家做屋过程中,遇到的人和事以及农村风气的变化。《广州的背影》是一组城市散文,讲述一个人与一座城五年的情感交织与悲欢离合。

研讨会上,会员们对分享的优秀作品进行了踊跃发言,大家普遍认为散文《广州的背影》紧扣时代脉搏,写出了无数南漂寻梦者的心声,引发了读者强烈共鸣,尤其是在谈到阅读体验时,骨干会员衡红蕾更是表达了对作品的高度认同与赞赏。

活动现场,会员们除了谈感受,谈收获,大家还针对作品的不足之处,发表了各自的看法。活动最后,两名优秀作者就创作过程畅谈了自己的体会,并就会员在阅读作品时产生的疑问进行了答疑和互动。会员们一致认为,这种别开生面的作品分享交流,更能开阔思维,挖掘潜力,让人在交流中有一种豁然开朗的顿悟。

接下来,长安作协将根据会员要求,开展更多更好的交流活动,搭好平台,促进全镇文学创作水平再上新台阶。

作者发言

严泽:《杨春生做屋记》的创作缘于我做屋的经历。2016年,我在老家做了一幢两层半的屋,历时八个月,耗资八十万,是我们村里第一个框架式的屋。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,我90高龄的母亲在新屋里住了三年六个月,安详地在她儿子的新屋里驾鹤西去。做屋期间我接触了很多人,遇到了很多事,感慨最深的是时代的变化尤其是人的变化。我写出来,仅仅是记录时代巨变的一点小小浪花,抒发我的一点乡愁——那挥之不去的乡愁。

徐颂翔:《广州的背影》这篇散文,我希望写出千千万万南漂者的缩影,写出他们的辛酸、痛苦、挣扎与无助,反映了当下某一群体、某一状态的人群,于我而言有着特别的现实意义,这是我的经历,也是许多和我一样的人的经历,更是一个时代抹不去的历史印迹。

作协会员发言

洪湖浪:这篇小说真切地记录了一个思乡的游子,急于回归故乡的心情,可故乡却用另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迎击了他,这种痛苦,矛盾,纠结,失落,愤怒,都源于一个词,那就是乡愁。只要乡愁还在,就没有什么能阻止杨春生把屋做起来,哪怕姐妹不理解,哪怕亲戚诈钱,哪怕乡邻告状,哪怕兄弟断情义,没有什么能阻止杨春生回归的脚步。广州的背影描写的是小我的痛楚与苦难,让每一个有类似经历的人,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。作者在广州待了五年,他是那么热恋这座城市,熟悉他的每一个村落,最终却离他而去,最终只留下了广州的背景,真是道尽了一个人与一座城五年的情感交织与悲欢离合。

胡云:严老师这个故事讲得相当精彩,这个故事在当下非常有代表性,每个人都可以在小说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,有很强的现实意义。《广州印象》能打动人之处就在于,写一个卑微之士在一个大城市生活的艰辛与困苦,让有同样经历的人获得共鸣,痛感再次上身,感同身受。我觉得这是他的意义所在。其实我想重点跟大家讨论一下关于题材的选择这个话题,例如一堆素材摆在我们面前,我们要从哪一处切口进去,也就是你要表达什么,如何选择有用的素材与放弃无用的素材?

陈锡明:《杨春生做屋记》语言生动、形象、精练,富有生活的气息。通过做屋的经过,刻画各式人物,从而写出社会的人性百态。作者的乡愁,包工头的心计和堂姐夫的小农思想,都具有生活的真实感,更有艺术的感染力。《广州的背影》反映出作者在广州五年的生活状态。个人觉得,文章加写一个前言,简述广州的人文历史和地理环境的优美。最后加结束语,让读者看到未来的希望将更加完美。

全媒体记者 廖杏子 通讯员 王德山/文

通讯员 唐泽明/图

全媒体编辑 钟彦亮

责任编辑:沈海琳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