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留在芜湖过年,挺好的!】 父子俩的就地过年


作者:郑红

1月30日下午,小周接到了爸爸的电话:“你公司送来的年货,我收到了!”小周一脸懵,完全不知道有这回事。原来那是他所在的公司悄悄专为留司员工提供的暖心福利。小周想起来,大概一周前,收到了劳务队经理一张表格,要求填写老家具体地址、联系人和联系手机号,当时只是说要汇总留司人员信息,他也没太在意,想不到公司是要给留司的外地员工的老家亲人准备一份年货,还特地快递到家。

小周所在的船企也是父亲27年前打过工的船企。1996年小周父亲在芜湖造船厂打工干涂装工,那年正在为德国建造16500吨散货船,因为德国船东回去过圣诞节,船台上有几十只分段无法报验,如果等元宵节后外包工回来,就无法向德国船东提交完整性分段报验,唯有在春节里把分段涂装油漆管子安装完,外国船检节后才肯报验。

于是小周父亲和他的工友们被船厂盛情留下过年。除夕夜,厂里的领导与小周父亲一起吃了丰盛的年夜饭。小周父亲在船厂第一次选上了外包工生产标兵,胸戴大红花上了职代会的主席台,身怀小周的母亲作为贤内助也一起上了主席台,船厂还宴请了包括小周父母在内的生产标兵,上万人的大船厂只有18位生产标兵,人称“18棵青松”,这在当时船界是有创新的新闻。

而今留人过年的目标落实到小周头上,作为90后的小周,往年都是在腊月初十左右都已经回家了,今年早在一个月前因宣传疫情防控要求,在船厂过春节,年夜饭由公司安排,只要好好上班干活,每天挣了物量工资后,公司又给我另外发现金,想来想去,留下过年,让家人放心,又能多挣点,还是留在公司过年好。那年小周还在他妈妈的肚子里就跟父亲留在船厂过年了,现在我接替了父亲,全力为造大船贡献青春的力量。”

“是的,去年为了复工复产,厂里派包车接我们回厂,路费全由厂里承担,今年又遇到疫情影响,造船节点紧、任务重,每个岗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甚至一个萝卜几个坑,等疫情结束了好踏实回家。”小周说。

26岁的小周是一名打磨工。蓬头垢面,衣裳破旧,一脸黑尘,埋在飞溅的火花里打磨铁锈,是再普通不过的一线工人。但与父亲当年打磨工相比,作业环境好多了,用上了打磨机械手了。小周还是一个小网红,在船厂的自拍;和工友一起在宿舍;身边最好的兄弟,吃到雪糕很开心;看到最美的十里江湾;日子最开心,铁渣会打进眼睛里……为了表达心意,小周已通过微信打一笔‘过节费’过去,让父母和妻儿多买点年货,开开心心过春节!

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″的思亲之切,已被智能手机取代,待到春暖花开之时,小周亲人们再相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